“保险+期货”试点并没有止步

自2016年始,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都在推动“保险+期货”试点。2021年的一号文件,是“十四五”的开篇之作,不仅管今年,更是管五年的一份“路线图”。在这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中,对于“保险+期货”有了与前五年不同的提法:“发挥‘保险+期货’在服务乡村产业发展中的作用”。这意味着五年的试点已经被党和政府认可,“保险+期货”由行业内部的“试点”正式走上了乡村振兴大舞台。说明这种创新适合中国国情,尤其适合乡村振兴实际。这份成就值得我们回顾,但同时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试点”永远在路上,因为“保险+期货”的舞台更广阔了。

“保险+期货”模式,是2015年由中国期货业与保险业在为解决农民收入保障问题过程中合作探索出的一种新的服务模式。该模式是由保险公司为农民提供农产品期货价格类保险产品(“第一次风险转移”),由期货公司下属风险管理子公司等机构为保险公司提供类似“再保险”的风险转移方案并在期货市场进行风险对冲(“第二次风险转移”。初期的工具是场外期权,后发展到场内期权),最终将农业生产过程中的原材料价格上涨或产成品价格下跌等市场风险,转移至期货市场由社会资本来分担。期货公司借助保险比较普及的现状间接地用期货市场的风险管理功能帮助农民化解市场风险,而保险公司则通过这种模式可以为农户提供更为丰富有效的价格类保险产品。

大连商品交易所是“保险+期货”模式首倡者。2016-2020年,累计引导65家期货公司、14家保险公司、10家商业银行开展了359个“保险+期货”试点,覆盖玉米、大豆等品种现货量1065万吨、种植面积2492万亩,惠及全国27个省近112万农户,其中包括134个贫困县和50余万贫困户。到2019年,在该模式已发展成为种植类与养殖类并存、价格险与收入险互联、覆盖种植与销售完整周期、管理产量和价格双重风险的综合性农业保障体系的基础上,以“精准扶贫”为试点原则,开创性地进行县域覆盖试点和分散试点同步推进,以县域覆盖试点为主的“农民收入保障计划”实现重点突破,推出了12个县域覆盖收入险试点样本。到2020年,在26个省区开展了132个“保险+期货”试点,整体预算较上一年增长约35%,县域覆盖项目覆盖省份和试点个数均是历年最多,并重点面向52个脱贫攻坚挂牌督战县,立项支持了44个“保险+期货”扶贫项目,其中11个种植类项目、33个养殖类项目,涉及玉米、豆粕、鸡蛋等品种和生猪饲料指数,累计服务农户约20万户,建档立卡贫困户17.4万户,其中更有27个试点投保农户全部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郑州商品交易所2016年至2020年,郑商所累计支持开展“保险+期货”试点106个,涉及棉花、白糖、苹果、红枣4个品种,覆盖新疆、甘肃、广西等11个省份,涉及农户约15万余户。试点中先后探索出几大试点品牌,一是广西罗城县白糖“保险+期货”试点。2018年以来连续3年推进“保险+期货”县域全覆盖试点,年获赔户均千元以上。2019年试点被写入该县政府工作报告。2020年试点产生赔付677.10万元,赔付率83.57%,户均获赔1203元,助力罗城县脱贫摘帽。二是甘肃苹果“保险+期货”试点。2018年试点在5个地区试点效果甚好,2019年、2020年省政府申请将中央特色农产品奖补用于支持试点,在探索财政资金支持“保险+期货”机制上率先取得突破。三是新疆特色优势产业“保险+期货”试点。五年来,郑商所在南疆四地州共支持开展棉花和红枣“保险+期货”试点33个,占全疆试点总数的94%。2020年,郑商所支持资金近2000万元,主要在南疆红枣主产县开展“保险+期货”分散试点和“农民合作社+场外期权”试点共10个。

上海期货交易所虽然只有天然橡胶一个涉农期货(期权)品种,但是在组织“保险+期货”试点进行精准扶贫上发挥了巨大作用。2017年开始启动天然橡胶“保险+期货”精准扶贫项目,受益胶农达2.3万余户,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7279户,少数民族贫困户1.3万余户,惠及黎、佤、傣、彝、苗等18个少数民族。2018年,上期所天然橡胶“保险+期货”的试点进一步扩大,32家期货公司的试点方案通过评审,项目覆盖海南省、云南省21个贫困区县,涉及天然橡胶现货产量8万吨。上期所在2017年投入3960万元的基础上,又拿出7200万元专项资金支持项目开展。在风控合规的基础上,参与机构被赋予了更长的项目周期和更灵活的操作空间。2019年,开始支持符合条件的大型天胶加工企业开展场外期权产业扶贫试点。四年来,上期所天然橡胶“保险+期货”试点为云南、海南产胶区脱贫攻坚行动提供了金融助力,培训了一大批干部、员工及胶农。

据中国期货业协会统计,截至2020年12月31日,我国期货经营机构在贫困地区累计开展“保险+期货”项目622个,覆盖玉米、大豆、豆粕、鸡蛋、苹果、棉花、大枣、白糖、天然橡胶等品种,名义本金约188.26亿元;为贫困地区实体机构或个人提供合作套保、点价、场外期权等风险管理服务方案119个,名义本金约10.94亿元。

五年试点,聚焦的核心问题是保费的来源与合理的比例。五年试点的结论是,动态平衡是“保险+期货”项目的生命力所在。农民自缴一部分,但不同品种、不同区域、不同年景有区别;交易所补贴一部分,但要不断调整政策性的配套措施;财政拿出一部分,需要中央、地方两块财政协调分担。保险是总“会计师”,保粮畜,也保特色;期货是总“理财师”,护脱贫,也护收入。从模式上看,试点永远在路上,从机制上讲,创新永远在路上。五年来“保险+期货”实施的六百多个的试点,把基本的技术路径都走通了。“保险+期货”后面的“+”法不下十几种,而由此衍生的其他加法更是百花齐放。试点从技术层面的探索到乡村振兴范畴,面对的是乡村产业新格局。而发展乡村产业,既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主要措施,也是衔接乡村振兴的主要阵地。发挥“保险+期货”的作用,空间巨大,挑战也巨大。

“保险+期货”试点所取得的重大社会效益和扶贫成果,最重要的经验也是发挥了“党政同责”形成的巨大推动力。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保险+期货”贡献了力量,受到国家证监会、银保监会,以及各省证监局、银保监局、扶贫办、地方金融监管局、财政厅、农业农村厅等部门的高度关注。在这样的氛围下,各级政府加快协调整合力度,以机制创新推动“保险+期货”试点顺利推进,探索了财政资金使用新方式。而这些举措,在下一个五年里,将借助乡村振兴背景,在“衔接”中逐步走向完善。

黑龙江省桦川县连续五年开展“保险+期货”试点,经历了从“保价格”到“保价格+现货基差收购”再到“保收入”,从最初两个合作社试水价格险,到玉米收入险县域全覆盖。2018年桦川在全国第一家实施玉米“保险+期货”整县推进。2019年5月桦川县正式脱贫摘帽出列。该县充分发挥政府在试点中的主导作用,统筹领导推进,主管领导亲自挂帅,各部门协调配合上下联动,保障项目顺利开展。近四年,桦川县在财力十分困难的情况下累计投入资金600万元支持试点。仅2019年总投保面积就达32.75万亩,县财政承担的10%总保费和贫困户保费达257万元。

甘肃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在2019年、2020年先后亲自调研该省苹果“保险+期货”试点,将苹果“保险+期货”试点列入中央财政对地方优势特色农业保险奖补试点,保费由中央、省级、市级和县级财政及农户共同承担,这也是中央财政首次正式介入并支持开展“保险+期货”试点工作。2019年,甘肃在静宁县、秦安县、麦积区、西峰区开展试点,赔付金额近4000万元,赔付率为79.84%。2020年,甘肃在4县区基础上,新增礼县试点。两年间累计投入保费1.25亿元,承保现货32.04万吨,总保障金额25亿元,服务果农7.39万户,西峰区、礼县试点赔付超过120%。两年试点,实现了以财政资金为主推动试点实施的新模式,在财政资金常态化、机制化支持“保险+期货”试点上率先取得突破。

2020年8月,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成为河南省首个苹果“保险+期货”试点,承保规模约2万亩,试点期限两年。这是“保险+期货”试点首次由省级财政与郑商所联合开展。河南省财政厅与郑商所联合印发《河南省苹果“保险+期货”试点方案》。三门峡市政府积极开展各项组织协调宣传动员工作。试点由省、市、县三级补贴资金共356万元,为种植户提供了2.27亿元的保障,财政资金补贴效应放大了近64倍。在扣除每亩3000元的成本后,可保证农户每亩纯收益过万元,财政支农效率显著提升。首批试点共承保苹果现货30117吨,覆盖苹果种植面积16732亩,承保2503户,每亩保额达1.35万元。2020年12月,所有承保农户赔案全部结案,赔付金额1021.21万元,赔付率82.8%,亩均赔款610元(贫困户户均赔款达到2139元),投保农户相当于在现货价格基础上额外获得了0.34元/公斤的收益。

下一步“保险+期货”的发展方向已经明了,继续以试点精神去服务乡村产业发展。“十四五”时期,期货市场在服务乡村振兴战略中肩负重要使命,应当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怎样做?大商所的规划是:保持相关举措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更加扎实、高质量开展“保险+期货”和发展期货期权市场,继续支持金融机构开展以“保险+期货”为主要内容的“大商所农民收入保障计划”。

今年,大商所在“保险+期货”业务上,一是通过种植类县域覆盖项目进一步联动地方政府,激发各地政府统筹管理能效,在八个粮食主产省区继续推出玉米、大豆县域覆盖项目;二是开展养殖类分散项目,除继续试点鸡蛋价格、饲料成本“保险+期货”外,还将加强对保障生猪价格项目的支持力度,并引导机构重点服务中小养殖户,在“健全生猪产业平稳有序发展长效机制”上发挥“保险+期货”的积极作用。三是优化资金支持比例和落实方式,进一步提升各方机构参与度,增强项目的可持续性。四是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方面,保持过渡期帮扶力度总体稳定,探索以“品牌化”项目深化期货市场帮扶路径,持续推进产业帮扶,将期货市场功能更好地契合到构建新发展格局中。

这就是“保险+期货”,试点确实并没有止步。


(来源:中国农网 记者 孙鲁威)

打印 关闭

上一篇:

下一篇: